“雄鹰”比翼战云天

文/杨进 刘畅   2018-07-10 23:09:31

刘应华/摄“巴铁”来了!2017年9月7日,中国空军公布“雄鹰-Ⅵ”联合训练的消息,随后首次对外进行了公开报道,一时间引发了网友们的关注,从武器装备到战术战法,中巴空军的交流合作为大家津津乐道。

此次联训在新疆库尔勒地区举行,从9月7日起,到9月28日结束,中国空军歼11B、歼轰7、“空警”200等多款战机,与巴基斯坦“枭龙”、“幻影”、ZDK预警机等亮相演兵场,双方围绕进攻性空对空作战、近距空中支援作战、进攻性空对地作战、“红”“蓝”体系对抗等4个训练课题展开演练,飞行500多架次,检验和提升了两国空军的作战能力。

此次联训实现了“六个首次突破”:中巴空军飞行员首次“同乘对抗”,首次成功组织近距支援作战,首次在国内组织中巴空军夜间对抗,首次全程使用实弹,首次在新体制下组织中外空军联训,中国海军航空兵首次参加中巴空军联训。此次联合训练兵力要素齐全,演练内容丰富,开放程度更高,双方合作的深度、广度超过以往。

实战:硝烟扑面而来

无边沙海中,红军空降兵小分队伞降渗透接近目标,发现“恐怖分子”隐匿点,通过“北斗”导航系统召唤空中支援。

飞行员谢云飞接到命令,与巴方掩护战机全力开进目标区域。搜索、侦察、下降、飞向对正点、确认打击,“恐怖分子”藏身之处火光冲天,帐篷营地瞬间夷为平地……

此次联训新增近距支援作战,也是首次组织实弹课目,投射实弹60余枚均命中目标。巴方飞行员莱斯力对此印象深刻,他说,中国空军近年来实战化训练程度越来越高,实战能力大幅提升。

9月21日,在夜色中,战鹰加力起飞。当晚,中巴空军组织了3个波次的夜间进攻性空对地作战课目训练。双方混合编队进行夜间近距空战、夜间低空超低空突防、混合编队突防突击等课目训练。

夜间空战一直是世界空军的训练难题,此次开展了中巴双方夜间空战和对地突击训练,这在以往的中巴空军联训中是没有的。

“You Fight Like You Train!”联训中,昼夜间空战对抗均取消高度差,突防突击设置陌生复杂环境,作战目标涵盖移动与固定、平面与立体,而且体系对抗混编联动、多元融合、攻防迅捷,在现有条件下最大限度贴近实战。中国空军首次使用火箭弹、航空炸弹等武器对地面目标实施实弹打击,充分展示了自信。

巴方“幻影”战机飞行员沙赫扎德少校参加了空空作战、对地攻击以及体系对抗课目,他兴奋地告诉记者:“几天的联训实战味浓,对双方来讲都是很棒的学习平台。”

近年来,空军实战化训练的强度超出以往,持续组织自由空战、突防突击竞赛考核,广泛开展山谷飞行、远海低空超低空、边界条件下实弹打靶等高难课目训练,部队实战能力越来越强。

这种变化被巴方飞行员看在眼里,巴方“幻影”中队上尉飞行员阿里说:“中方飞行员对飞机的操控、能量运用和态势判断,有了长足的进步,每次过招都是挑战和享受。”中巴双方飞行指挥人员在塔台,对互换角色的“红”“蓝”对抗实施兵力调配。刘畅/摄

实弹攻击拉开序幕,根据训练科目巴方机务人员与中方机务人员一起讨论导弹的挂载方案。巴空军/供

在预警机上,中巴空军预警机战勤人员联合实施远距搜索、数据处理、敌我识别,指挥引导参训飞机实施“红”“蓝”对抗。刘畅/摄

巴方空军从指挥员到普通飞行员体验中方先进战机飞行后,都无比的兴奋与喜悦。朱晓涛/摄

在沙漠戈壁,空降兵军特战队侦察兵对“敌”目标抵近侦察。邢强/摄联合:体系对抗“空天猎”

23日上午,一架巴方预警机率先升空,拉开了体系对抗演练的序幕。第一波次由巴方“蓝军”扮演进攻角色,由5架突击机和6架掩护机组成的进攻机群,杀气腾腾直奔“红军”目标而来。

“红军”4架歼11B、2架歼8战机紧急起飞,联合配属的电子对抗和地面防空导弹分队,迅速构建立体防御网,严阵以待。双方预警机在各自空域游弋,不间断提供空中信息支援和指挥引导。

“信息化条件下作战,打的就是体系,每个兵(机)种要素都可能成为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环节。”参加演练的中方飞行员陈雷介绍。

飞行员魏越鑫对此也有深切的体会,他参与对地的目标攻击任务,就在起飞前不久,才收到前线情报,等待他的是机动设伏的2个防空导弹营和复杂的电子对抗环境。他与战友对航线、进攻方向、飞行高度及时进行调整,最终顺利完成了对地攻击任务。

中巴双方指挥班子带配属兵力分别组建“红军”和“蓝军”,互换角色、混合编组进行空中反击作战行动演练,“体系、未知、对抗、电磁”是此次中巴空军联合训练的关键词,多兵(机)种基于信息系统的要素集成不断加强,全面锻炼中巴空军的体系作战能力。

在联训场上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同样装备歼11B的空军驻疆航空兵某旅、空军某训练基地航空兵部队、海军航空兵某旅的飞行员热烈交流、集智克“敌”。海军航空兵首次亮相“雄鹰”联训,标志着海空军联合训练进一步深化。

9种机型,共计40多架飞机,同一机场组训,课目难度大、起降密度大、对抗强度大。像这样的战役级联训,过去需要原军区空军一级机关组织,如今却由空军驻疆某基地担纲领衔,是对中国空军“基地—旅”新体制下作战指挥的实践探索。

从2012年起,军队开始推进调整改革,新的组织架构有力促进了部队战斗力提升。空军驻疆某基地司令员刘文起少将说:“指头硬攥紧拳头更强,新体制要求我们积极作为,努力把每个单元、每个要素、每个模块都训强捏合,以达到1+1>2的效益。”

巴方地面引导人员陈德表示,训练的协调组织难度大,但中方组织流畅合理,展示了极高的专业水准。巴方后勤装备指挥官马哈茂德中校告诉记者:“这次联训规模前所未有,主办如此大规格的联训,需要整合诸多资源,这不仅仅是对飞行员的考验,也是后勤保障能力的一个呈现,中国军方办事快捷高效,体现出了战斗力。”

开放:兄弟友情写新篇

蓝天下,中巴空军两名飞行员携手登上战机。中方维吾尔族飞行员尼加提·库尔西,将和巴方飞行员慕宾一起扮演“蓝方”,驾驶“幻影”Ⅲ战机,共同升空迎击他们的对手。

他们的对手——“红方”1架歼11BS战机也即将升空,前舱是中方飞行员丁伯军,后舱是巴方飞行员阿米尔。此刻,红蓝双方预警机在空中盘旋,同样乘坐着对方的飞行人员,真可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同乘对抗”是此次联训的亮点,双方飞行员同乘彼此战机,展开针对性训练。与以往联训“同乘体验”不同的是,“同乘对抗”中双方飞行员参与到彼此从任务谋划、战法实施到飞行讲评的全过程,零距离了解彼此的飞行理念和装备性能,深度交流作战理念和战术战法。

联训中,几乎每个课目都设置了中巴双方战机混合编队,共同完成任务的内容;每个课目结束后,都会组织中巴飞行员共同复盘,双方从战前谋划到战术实施的方式方法和盘托出,相互学习、相互借鉴。

“同乘对抗”让双方飞行员获益匪浅。尼加提对巴方飞行员慕宾赞不绝口:“他飞行技术过硬、态势感知能力强,和他交流能学到许多书本上没有的东西。”慕宾也对年轻的尼加提格外欣赏:“我们一起训练,一起研究,相互了解,相互帮助,真正实现共同提高。”

与丁伯军同乘的阿米尔中校是枭龙中队飞行指挥官,同乘歼11BS的经历令他难忘,他说:“我与歼11BS飞行员进行了深入交流,我们不仅在专业上彼此更加了解,在情感上也拉近了距离。在这里,我更加真切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兄弟!”

同乘对方战机训练,是中巴两国两军深度互信的真实写照。以往几届联训,双方飞行员交流需要集体组织,找翻译。而现在,中巴双方的集训院子没有围墙,飞行员之间可以串门,相互交流也不需要翻译。交流的内容也从双方的生活习俗,向装备、战法的认知聚焦。

在营区,中巴官兵相遇大家总会报以微笑打招呼,相互邀请合影。大家谈得最多的是词是“兄弟”、“朋友”。在训练结束后,中巴飞行员常常互赠小礼物,以表达敬意;在飞行间隙,组织一场篮球赛,举办一场篝火晚会,友谊在交融中升华。

“I’m not just big,I’m the biggest.”两句诙谐的英文语句,一只憨态可掬的功夫熊猫造型——这是远道而来的巴方预警机中队官兵设计的胸标。巴方官兵介绍,加入中国元素意在表达中巴友谊源远流长。

巴方指挥官伊姆兰表示,“雄鹰”系列演习是两国之间友情与信任的最好证明,巴基斯坦空军珍惜与中国空军结下的深厚感情,“宁舍金子,不舍中巴友谊!”此次联训,海军航空兵派出歼11B战机首次参加,与巴方“枭龙”战机在大漠上空展开对抗训练。覃迪军/摄

在联欢晚会上,两国空军飞行员身上、脸上、心上都盛满祝福。

逐鹿:头角峥嵘新生代

9月24日午后,联训最后一个飞行日即将结束,此时出现了一个震撼人心的场景。

远远地,1架歼11BS从云端飞来,眼看就要接近跑道时,却以50米的高度呼啸通场。这架战机前舱坐的是中国空军飞行员辛鑫少校,后舱同乘的是巴基斯坦南部空军司令员哈希布少将。

战机极限跃升到200米,然后开始滚转,一次,两次,三次,又转弯急速下降,人们紧张的心绪还未平复,它又来了一个超低空水平“8”字,似乎还意犹未尽,接着又以不到600米的半径回转,小航线着陆。

20余吨重的重型战机像鹰隼一样翻飞,跃起,盘旋,倒扣,滚转……一连串精彩的动作让人目不暇接,人们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战鹰凯旋,头发花白的哈希布少将露出满意的笑容,作为一位精通BFM(战斗机基本空战战术动作)的老专家,他向辛鑫竖起大拇指:“辛,你已把飞机的极限性能飞出来了!”

1989年出生的杨伟男,是此次参训中方飞行员中年龄最小的,他不仅飞行技术好,英语水平也不低。他的带队领导、某旅副参谋长王小军说:“杨伟男英语发音纯正,大学时就看英文报纸,到了部队每天还抽出1小时练习口语。”

在这次“雄鹰-Ⅵ”中巴空军联训中,中方年轻飞行员比重大幅增加,1985年以后出生的飞行员已成主力,而他们在空中对抗、地面交流中都表现抢眼。

“枭龙”战机飞行员穆达斯少校参加了与歼11B的空空对抗,他对几名中国飞行员的名字记忆深刻,他说:“他们展现出极高的战术素养和顽强的战斗作风,总是能给我们制造各种困难,和他们对抗确实很磨练技战术。”

巴方中校飞行员奥马尔是第四次参加中巴联训,“每一次在一起,他们都有新提高;每一次联训,他们都让人眼前一亮。”奥马尔坦言,如今从中方飞行员那里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

“他们熟悉飞机的性能,飞行技术好,作战意识强,也了解其他一些空军强国的战法,有非常高的专业素养。”奥马尔认为“这次联训是一次里程碑,中国空军战斗力正在发生质变”。

中巴空军“雄鹰”系列联合训练始于2011年,现已成为中国空军对外军事交流的品牌。从“雄鹰-Ⅰ”到“雄鹰-Ⅵ”,从基础训练的联合到全要素的深度融合,从只公开发布联合训练新闻简报到全程向媒体开放,“雄鹰”品牌的成长发展,折射出中国空军实战能力的新提升。

“中国国力的不断增强,为空军实战化训练提供了有力支撑。空军实战能力的提升,为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的维护提供了有力保障。”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大校表示,中国空军要在开门练兵中接续建设实战空军、转型空军、战略空军,更好地履行维护国家空天安全的使命责任。

责任编辑:王鑫邦

上一篇回2018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雄鹰”比翼战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