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厮杀,最残酷的战争

文/葛洪顺   2018-07-10 23:09:33

1944年5月,巴黎奥利机场上空的第705轰炸机中队的B-24“解放者”轰炸机。战争是最好的老师,它教会人们在仰望天空的时候,仰望未来。面对最复杂、最艰难的作战,当指挥室中眉头紧锁的将军和战壕里满身泥泞的士兵不约而同仰天长叹时,突然看到一双巨大的翅膀在天空疾驰而过,军人以其对战争特有的敏锐,一下子便抓住了这一瞬间的灵感:“突破口在天空!”

先行者开辟高度维

1911年,墨西哥波菲里奥·迪亚斯政府军队的一名飞行员奉命驾驶飞机飞越霍斯城,观察了敌人阵地,这是飞机在战争舞台上的第一次亮相。同年,意土战争爆发。这时的土耳其还没有飞机,而意大利建立了一个隶属于陆军的飞机连,约20架飞机。9月25日,意大利向的黎波里塔尼亚派遣9架飞机、2艘飞艇和11名飞行员执行战场侦察任务。副队长莫伊佐在空中发现艾因扎拉地区有一个很大的土耳其军队营地,及时地为地面部队作战提供了有价值的情报。但是当他在目标上空盘旋时,其飞机机翼被土军的3颗来福枪子弹击伤。这是飞机首次遭到地面火力的杀伤。11月1日,意飞行员驾驶“鸽”式飞机,在北非塔吉拉绿洲和艾因扎拉地区向土军阵地投下4颗各重2公斤的“西佩利”式榴弹,进行了飞机作战史上的首次轰炸行动。这些仅仅是空中作战的萌芽,虽然规模不大,效果也不明显,但是,它预示了飞机在战争中的前途和战争的样式将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武器与飞机融合度影响制空权归属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空战的处子秀。一 开始,飞机仅担负着侦察任务。人们利用飞机观察和标示反映敌人作战意图的部署和后勤补给情况。但是侦察并不顺利,总会遇到空中的阻碍。飞行员开始武装自己。1914年8月5日,俄国飞行员涅斯捷罗夫突然想到了一个特别的办法,他在自己的机身后部装了一把刀子。在随后的飞行过程中,他用这把刀子劈开了一艘飞艇的蒙皮,于是他发现了飞机直接参战争的办法。后来他还准备在飞机尾部装一条带着重锤的钢索,这样当他驾驶的飞机从敌机上面飞过时,就能够用钢索缠住敌机的螺旋桨。9月8日,俄国的另一飞行员驾驶飞机与一架奥地利侦察机在空中相遇。他一边驾驶飞机,一边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手枪向奥地利飞行员打了两枪。其中一枪打在了对方机身上,等他想再次射击时,手枪突然卡了壳。于是,他干脆驾机朝着奥地利侦察机冲了过去,机轮撞到了敌人的螺旋桨,奥地利侦察机受到重创后,朝着地面坠了下去。没过多久,受此启发,法国飞行员罗兰加洛斯在自己的飞机上安装了一挺火力很强的霍奇斯基机枪。他将机枪固定在了座舱前的机身上,这样,机枪就能够沿着飞行方向射击。就是用这挺机枪,让每次与他相遇的德国飞机都望风而逃。不幸的是,后来他在战斗中被德军的地面炮火击中,不得不迫降在德国境内。

德国人从他的飞机上拆下了机枪装置进行了仿制和改进,于是德国E系列福克式飞机问世。驾驶着这种飞机的德国飞行员既能很快瞄准目标,又能进行迅速的俯冲攻击。面对如此恐怖的战斗力,协约国飞行员几乎毫无还手的余地,在仅仅半年的时间里,协约国飞行员的伤亡率急剧上升,德国人一度完全控制了空战的主导权,这一时期被历史称之为“福克灾难”。

随着战事日益紧张,各国军方已经不能满足于将战机仅仅用于执行战术任务、捍卫本方制空权的作用上。在更为全面的战略思想下,军方迫切需要战斗机能够在捍卫了制空权后,对敌纵深目标实施更大打击、削弱敌方具有战争潜力的空中兵器,从而将己方的阵地从敌方的上空延伸下去。然而,当时战斗机所执行任务的极限也就是空战、空中侦察以及必要时的低空扫射等几项,其中对敌地面设施杀伤力最大的低空扫射,对飞行员来说却是最为危险的,许多优秀的飞行员都是因为低空扫射,被敌方的防空设施击落的。

突击和截击对抗,一战对于制空权的争夺在近距格斗中展开。实践说明,航空技术装备的质量和数量是夺取制空权的物质基础。制空权通常掌握在技术方面占优势的一方。

一战中,航空兵刚刚显露锋芒,战争便结束了。而且受飞机数量和技术性能的限制,并未对战争进程和结局产生重大影响。但是二战一爆发,空军就一马当先、先声夺人,欧洲战场和太平洋战场都是空军首先开局。延迟曝光下,阿尔及尔上空的防空火力。照片拍摄于1943年德国空袭期间。“闪击战”制空于地

德国擅长以快速的地面装甲部队和步兵,结合猛烈而突然的空中突击,向进攻目标迅猛推进,“闪击”征服目标国。他创造了叹为观止的疯狂速度。8个月的时间内,德军横扫欧洲大陆,空军在“闪击战”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939年9月,德军进攻波兰,一开始就集中2 000多架作战飞机,反复突击波兰全境20余处主要机场,迅速消灭了波兰空军主力,夺得了全面制空权,掩护高速突击的装甲部队,27天之内席卷波兰。

1940年4月,进攻挪威,并在23天内拿下。首先以一个营的伞兵兵力,在空军掩护下,攻占了挪威主要机场;随后大量空军部队源源不断进驻挪威,压倒了与其对抗的英国空军,开创了空降攻占机场夺得制空权的先例。

1940年5月,进攻荷兰、比利时和法国,德国出动了4 000余架飞机,袭击了70多个机场,不到两个月,摧毁了法国近2 000架飞机,夺得了制空权,保障和支援了地面部队作战行动。

然而,德国受传统陆军观念的影响,一战后一直沿着空地突击的道路卧薪尝胆地发展空军,自然歼击机和强击机成为了德空军的主要编成,这仅是战术空军的架构,空中力量的战略性被忽略。在强大攻势作战中的空中进攻更多地是强调夺取战役、战术性质的制空权,用以直接支援陆、海军作战。战略的短视导致了德国空军在独立作战时屡屡失利。

敦刻尔克海滩上,英法联军本已成为德军囊中之物,千钧一发之际,德国空军头子戈林为让空军也能分一杯羹,给希特勒出了一个昏招,用空军轰炸取代装甲部队突击。“闪电战”创始人古德里安仰天长叹暂且不表,回到海滩,由于德国对英国没有取得战略制空权,因而无法持续保持战役、战术制空权,在英空军顽强掩护和大雾天气的帮助下,33.8万英法联军奇迹般地逃脱了德军的三面重围。不仅如此,在不列颠空战中,德军更显露出了其战略空军的不足。2 500架轰炸机和战斗机先后突击英国本土各机场和工业中心,但在不能先期夺取制空权的情况下,一无所获,还损失了1 000多架飞机,这也是德国在二战中第一次遭遇失败。1944年6月,诺曼底登陆后的D-Day,两名男孩俯瞰法国一座被毁村庄。战略轰炸“釜底抽薪”

与德国认识制空权不同,英美更相信杜黑的以战略空袭取代空战思想,认为突击敌人的政治、经济中心本身就是在夺取制空权。英美空军对德国本土及其占领区进行了为期5年的战略轰炸。早期是英国单独对德国的石油工业、制铝工业、飞机发动机工业以及科隆、埃森、柏林等大城市进行轰炸,其战略目的是破坏德国的石油、飞机生产和打击民众意志。由于当时英国忙于本土的防空作战,轰炸机数量和投弹量有限,没有达到预期的战略效果。随后美、英空军开始联合作战,进入有限兵力空袭阶段,但由于两国在战略战术上存在分歧,行动不一致,投入的力量仍然不大,轰炸效果仍不明显。第三阶段主要是为配合诺曼底登陆战役而进行的战略轰炸,主要目标是轰炸德国航空工业、飞机场和铁路运输系统,夺取战役和战略制空权,由于力量集中,目标单纯而明确,轰炸效果比较明显。第四阶段为大规模空袭阶段,这时期的投弹量大约是前3个阶段投弹量总和的3倍。德国在被轰炸中损失严重,摧毁德国的石油工业和交通运输系统是点到了德国的关键穴位,不久,德国的经济便濒于崩溃,为盟军的最终胜利奠定了基础。美、英两国空军也付出了相当昂贵的代价。单单从1943年11月至1944年3月的柏林空战,英军共计出动飞机20 224架次,投弹25 000吨,使柏林市区三分之一面积被毁,而英军1 047架飞机被击落,1 682架飞机受伤。

虽然用战略轰炸夺取制空权有着一劳永逸的捷径效果,但是这种战术在实践中暴露出明显的不足。主要是很难经常性地随时地组织大规模的空中力量,大机群很难达成战役突然性,加之远程护航飞机的技术还未成熟,所以多数情况下,一举夺取战略制空权或全面制空权往往是比较困难的。

苏德云端厮杀

相比之下,夺取局部制空权,支援陆上和海上作战,就相对容易多了。特别对于没有掌握战略制空权的军队,只要能够集中空中力量,方法正确,完全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夺取局部地区上空的制空权。苏德在二战中的制空权易手,促进了战争结果的改变,正是通过空战和大规模的空中会战消灭敌飞机和飞行员的方式,夺取了战役、战术制空权,有力支援了地面和海上作战。

对后世空战影响极为深远的“库班梯次配置法”就是在苏德战争的库班空战中诞生的。1943年,这种空战战术的发明者诺维科夫跟着朱可夫一起作为大本营代表前往前线。作战不久,诺维科夫就发现了苏联空军的问题,苏军的飞机起飞次数虽然比德军的多,但是却一直没有能够掌握制空权,在经过深入全面的分析之后,他找到了解决的办法:针对攻击目标,苏军轰炸机应该实施密集的大规模行动,而强击机应该延长自己在战区空中的停留时间;歼击机则不应该分散自己的力量,将攻击主要集中在前线。在空战作战中,诺维科夫将苏军歼击机按照高度沿着正面作梯次配置,这样,苏军一次出动的机群,就能够连续与德军多次出动的机群交火,而且苏军自身的战斗力和机动性都得到了提升。库班空战进入白热化之后,苏军航空兵通过贯彻使用“库班梯次配置法”,最终击败德国赢得库班空战胜利。

这次空战中德国损失了1 100架飞机,其中800多架是在空战中被击落的。在夺取小地登陆场时,苏军900架飞机中有370架用来同德空军空战,只有278架用来突击机场。1943年春季,通过实施地面和空中的综合突击,德国的空中力量受到了相当大的破坏,正是这一点促进了1943年夏季苏联全线夺取了战略制空权。朱可夫后来回忆:由于前线和远程航空兵,以及防空航空兵的共同作战,自从卫国战争以来,第一次夺得了空中主动权。德国空军将军梅林琴也不得不承认:“苏联人常常取得局部优势。”正是这种局部优势,为苏军最后夺取莫斯科大会战的胜利,提供了可靠的保证。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苏联空军共消灭德机5 780架,其中空战击落的就达4 400架,占76.9%。空战不仅击落了敌机,还同时消灭了飞行员,这对敌人是更大的和短时难以弥补的损失。就苏德战场而言,空战对夺取制空权有着决定性的意义。美国“企业号”航母上的TBD - 1鱼雷轰炸机,1942年6月4日,它们振翅高飞,目标日本的航母舰队。在中途岛海战中,图片中战机隶属的中队在进攻失去了14架飞机中的10架。但日本“赤城号”、“加贺号”以及“飞龙号”航母均是“企业号”的战果。

B-2轰炸机在冲绳上空。太平洋上没有制空权就没有制海权

在海上,美国用珍珠港惨痛的教训让世界清醒看到,水面舰队决战的时代已经过去,海上空中力量时代已经来临。虽然美国的“空军之父”米切尔在这之前的20年(1920年)就已经试验出用飞机完全可以轰炸潜艇、巡洋舰和战列舰,但并未引起美军的足够重视,反而由于他对传统势力的无畏抨击被命令退役。以至20年后,美太平洋舰队几乎在两小时内全军覆没。

战争史上,第一次航空母舰特混舰队之间使用舰载飞机实施大规模空中作战的就是中途岛之战,这次战斗中空中作战实际上决定了这次战役的胜负。1942年6月4日拂晓,日舰载机首波突击中途岛,未遇到抵抗,于是指挥官南云错误地判断附近无敌情,遂命令留在舰上准备用于突击美舰队的第二批108架飞机卸下鱼雷,换挂炸弹。不料日侦察机发现10艘美国舰只和一艘航空母舰。可是此时,日军第一批突击中途岛的飞机已返航急需降落,而飞行甲板却被正在换挂炸弹的第二批飞机占据,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不得不决定将甲板上的飞机转入机库,先让返航的飞机降落,舰队暂时北撤,这样就耽搁了日机对美舰攻击的时机。虽然美41架鱼雷飞机几乎全部被日舰队击落,但50架俯冲轰炸机抓住了日“零”式飞机返航加油的空当儿,分别朝日本“赤诚”“加贺”“苍龙”号航空母舰俯冲投弹,而日本歼击机竟没有一架来得及起飞迎敌,舰上高射炮也到最后时刻才仓促开火,结果均被击沉海底。“飞龙”号也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被击沉。这次战役,美国军队虽然总兵力处于明显劣势,由于掌握了大量敌方情报,并能在主要方向上集中优势空中力量,最终以空制海,取得了胜利。

制空权决定战争胜败

二战结束后,航空兵的装备和构成发生了重大变化,喷气发动机出现后,速度很快突破了音速;导弹和雷达使飞机具备远距攻击和下视下射能力;预警机、加油机、干扰机、无人机等专用飞机的发展,使综合作战能力得到大幅度提升。这些技术在今天仍然很大程度影响着制空权的归属。

回顾过去的一百年,飞机为战争插上了翅膀,战场由平面到立体、由宽度到高度、由近距到远程,战争形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断定,在当前和未来可以预知的一段时期,空中力量仍然是实施军事威慑和实战的决定性力量。空中战场也依然是夺取制信息权、实施软硬杀伤的主要空间。

责任编辑:武瑾媛

上一篇回2018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云端厮杀,最残酷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