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无神

文/孟陵   2018-07-10 23:09:33

仅仅进行30多次试飞之后,日本的“心神”验证机即将成为历史。2017年10月31日,在完成了第32次试飞之后,日本下一代战斗机技术验证机 X-2“心神”安全降落在日本航空自卫队岐阜基地。但与以往不同的是,敏感的媒体人士注意到,现场放置于“心神”附近的一个标牌上,有一行醒目的大字体“飞行试验终了”。另外,在11月19日岐阜基地举行的航空祭上,“心神”进行了公开展示。根据这些相关迹象,媒体人士推断“心神”很可能已经完成其历史使命,将在本次展示之后正式退役。

首飞屡次推迟

作为日本第一种下一代战斗机技术验证机,“心神”项目的启动源自于美国新一代战斗机F-22“猛禽”服役后带来的冲击。日本作为美国在西太平洋对抗俄罗斯和中国的桥头堡,在美国的盟友中,一直以来都能优先获得与美国空军同等级别的重型战斗机,例如F-15J。但在冷战结束、日本战略地位下降,而F-22技术独步天下的情况下,日本试图获得F-22的意向遭到了美国人的断然拒绝,只能参与低一个档次的JSF计划,其结果就是最近才开始交付日本的F-35A“闪电”II。

出于对日本强大科研实力和先进技术装备生产潜力的忧虑,美国一直利用在美日同盟中的主导优势,压制日本航空技术的发展。比如, F-2战斗机的合作,名义上使得日本获得了一种与F-16相当的自研先进装备,实际上则沉重打击了日本自研战斗机的能力。虽然日本在复合材料应用等局部技术上表现出了明显的优势,但总体技术仍然局限在美国人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划定的框框里边,对用于下一代战斗机的核心技术几乎完全没有涉及。

在这种看似有利、实则无奈的境况下,日本发现,依靠美国的技术施舍来发展下一代战斗机技术是完全行不通的。为此,在2000年,当时的日本防卫厅技术研究本部决定启动先进技术验证机项目ATD-X,预计在2008年结束前,掌握新一代战斗机的核心技术。2005年,ATD-X模型进行了首次展示。然而,随着研究的推进,日本发现之前对于研究进度的估计过于乐观,验证机的开工时间被推迟到了2010年,预计2011年实现首飞。不幸的是,乐天派的日本人再次遭到了新技术的嘲弄,直到2012年,三菱重工才开始组装验证机。2014年初,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重申,ATD-X的首飞计划2014年实现,然而政客的决心也不能改变科研进度落后的现实,几个月之后,首飞时间就被推迟到了2015年。2016年4月22日上午,在经过多年的拖延之后,万众瞩目的日本下一代战斗机验证机X-2“心神”终于完成了首飞。

各种缺陷的急就章

作为缺乏相关技术基础的急就章,“心神”不可避免的带有各种先天性的缺陷。例如,其外形明显模仿了F-22,但不如F-22整洁明快,而在细节处理方面,则明显不如F-22,这使得“心神”在外形隐身设计上,显然低了一个档次。而对应于F-22的推力矢量喷管设计,“心神”匪夷所思的采用了三叶折流板式设计,这很显然是因为日本人的推力矢量喷管技术进度差得太多,才使用了这种源自导弹、美国人早就在X-31验证机上使用过的过时技术。另外,作为验证机,其采用的发动机也是专门为其研制的XF5-1涡扇发动机,这与其他大国普遍采用成熟发动机型号来降低验证机技术难度、加快研制进度的成功经验也是背道而驰。

然而,虽然有着各种问题,不可否认的是,“心神”使得日本人终于摸到了以F-22为代表的先进战斗机设计技术的门道,对原本相对分散的日本现代先进航空技术能力进行了整合,特别是在隐身技术上完成了从无到有的飞跃。假以时日,有可能再次成为美国人在先进战斗机领域的劲敌。事实上,“心神”的任务还并不仅仅局限于日本国内,其更大的作用在于对美国施加压力,使美国人放松对日本先进战斗机技术输出的限制,从美国人的角度来看,可以更有把握的控制未来日本相关技术发展的进程,而从日本人的角度来看,则是可以通过引进技术,加速日本先进战斗机技术的发展。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日美博弈的结果已经有了初步结果,日本人在引进F-35A战斗机的项目上获益良多,争取到了在日本设立F-35A组装生产线的重大让步,除了首批4架F-35A在美国生产之外,剩余的38架均由洛马公司提供组件,在日本国内完成组装。三菱重工从2013年开始在名古屋机场附近的小牧南工厂建设F-35A组装生产线,2017年6月5日,第一架日本组装的F-35A战斗机正式下线,目前已经向航空自卫队交付了两架,预计将在2024年完成全部组装战斗机的交付。

由于航空自卫队已经拥有了多架F-35A,不仅在质量上,也在数量上完全压倒了因陋就简的“心神”,从日本人一贯的精细盘算视角来看,“心神”也已经失去了继续进行试飞的需求。通过使用F-35A进行测试,可以更加直接的获取现代先进战斗机的技术特性,而不再需要用“心神”进行摸索。而在战术运用研究的方面,作为现役战斗机的F-35A,更是与作为验证机的“心神”有着天壤之别。此外,“心神”上的许多设备都是配合新技术的探索而新研制的,其稳定性也未经过长期验证。不过,虽然“心神”从首飞至今仅仅才一年半时间,试飞次数也只有32次,但对于一架探索新技术入门路径的验证机来讲,也足以走到了项目的终点。“心神”即使正式停飞退役,也不会对日本造成什么损失,反而可以减少低效、无效的支出,提高科研资金的使用效率,继续推进下一代日本自研战斗机项目的研发。日本对外公开的F-3战斗机风洞模型未来的F-3

为了应对歼20的挑战,除了F-35A之外,日本仍然不放弃对于重型隐身战斗机的需求。由于美国已经明确拒绝提供F-22,目前“心神”的后续项目——未来战斗机F-3的研制计划,也已经开始紧锣密鼓的投入运行之中。按照日本人的规划,这是一架尺寸与F-22相当、性能也相当(甚至更好)的重型先进战斗机。目前日本防卫省已经针对未来战斗机关键技术安排了15个以上的研究项目,部分项目已经获得了显著的进展。例如,机内弹舱弹射系统的研发已经进行了约5年时间,样机已经生产;计划用于F-3的XF9-1大推力涡扇发动机的核心机,也在7月通过了札幌试验场的测试。根据日程表的安排,F-3战斗机的具体研制规划将在2018年内决定。

但是,未来F-3战斗机项目的持续推进,会影响到日美同盟中美国的主导地位。本质上,日美牢固捆绑在一起才是最适合日本国家利益的需求。可以预见,日本将来在F-3战斗机项目上的投入估计也会以提高技术水平为主,同时对美国继续施加压力,最终换取美国对日输出F-22技术。

责任编辑:王鑫邦

上一篇回2018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有心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