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伤·迷航·击落

文/宝丁   2018-07-10 23:09:34

罗伯特·贝利/绘失望情绪笼罩着德国空军。倒并不是因为持续受到的挫败,而是对预期行动成空的失落。1944年的最后一天,这时距离德国发起孤注一掷的阿登大反攻已将近两周时间,代号为“底板行动”的空中出击却迟迟没有上演——难道德国空军就要这样缺席这场帝国反击战?

No.1和No.2战斗机联队

在激动和失望的情绪交织之后,德国飞行员已几乎快要忘记自己的使命了,然而,在1944年12月31日下午,激活“底板行动”的密令终于下达了。先是第一个代码“瓦卢斯”,意思是空中打击将在未来24小时内开始,接着是第二个代码“条顿人”,那是授权飞行队的指挥官们可以向飞行员布置任务。18时30分,来了最后的代码“赫尔曼”,确认1945年1月1日上午实施攻击。

“底板行动”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德国空军将要同时进袭盟军的17处野战机场,把大批敌机消灭在地面上。其中荷兰有5处,包括埃因霍温和赫什等地,法国只有1处,另外11处全部在比利时,重点是于瑟尔、阿施、马尔德海姆和圣特隆。情报表明,在上述17处机场中驻扎着英国皇家空军的58个中队和美国陆航的31个中队,盟军所有的主力战机,比如“台风”、“暴风”、“喷火”、“野马”、“雷电”、“威灵顿”、“蚊”等等一应俱全。

一段时间以来,为达成一役功成的目的,德国空军努力积蓄着实力,到1944年结束时已经为“底板行动”聚集起了11个战斗机联队和9个攻击机联队,阵容达到850架战斗机和战斗轰炸机之多。

在这些飞机中,有110架左右是被称作“长鼻子”的Fw 190D-9战斗机,这是Fw 190家族中的高空型号,随加长的机首而来的是全面提升的格斗性能。另外飞机不仅包括常见的Fw 190A-8和A-9,Bf 109G-10、G-14和K-4,还有少见的新玩意儿:来自KG 51轰炸机联队第1大队的24架Me 262A-2喷气式战斗轰炸机,以及KG 76第3大队的10架Ar 234B-2喷气式轰炸机。连德国夜间战斗机部队也在摩拳擦掌,他们将派出72架Ju 88夜间战斗机,飞在每个战斗机大队之前充当领航机。

而在所有参战飞行队之中,若论资历深远、战绩突出、装备齐整等各项指标,恐怕都要首推JG 1和JG 2这两个战斗机联队了。

JG 1“奥骚”联队“生”于1939年5月,从1942年年末起就担负着保卫第三帝国领空的重任,是盟军空军的老对手了。正如其番号定位的那样,JG 1在德国空军中享有多项“第一”:第一个以战斗机挂载炸弹“轰炸”盟军轰炸机的联队;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装备过He 162“国民喷气机”的联队。在“底板行动”中,JG 1的目标是比利时的于瑟尔、马尔德海姆和圣丹尼斯。

JG 2联队以德国历史上最了不起的王牌飞行员“红男爵”里希特霍芬为名,仅从这一点便不难看出其独特地位。1940年的不列颠空战期间,JG 2是德军诸联队中的击落数冠军,联队长赫尔穆特·维克则是个人击落数冠军。不过,当这位德国空军历史上最年轻的少校联队长在当年11月28日“人间蒸发”后,JG 2的战绩就开始下滑。这一次,这个联队将集中力量进击圣特隆,力求再现往日的辉煌。

一架在底板行动中被击落的德军Bf-109战斗机,该机被盟军缴获后,经过修复现在保存在奥地利航空博物馆中。去也高炮,回也高炮

1945年新年的第一天到来了,1月1日清晨8时12分,JG 1第1大队的23架Fw 190从荷兰的特温特机场起飞,准备奔袭于瑟尔和马尔德海姆,为它们引路的2架Ju 88也已经在空中守候。

3分钟后,JG 1第3大队的十几架Bf 109也呼啸升空,沿着和第1大队相同的航线前进。当这两个战斗机大队在100米低空飞掠白雪覆盖的荷兰乡间时,万籁俱寂,飞行员们无不神清气爽。

然而,机群竟迅速受到了高射炮的痛击——德国人自己的高射炮。基于严格的保密规定,防空部队事前并没有得到有关通报,炮手们看到飞机的第一反应就是开火。

第一个遭殃的是第3中队的海因茨-尤尔根·基利安军士,飞机中弹后,他成功地出舱跳伞,但是降落伞在100米高度上根本来不及打开,他就这样摔死了。与此同时,另一架飞机上的埃贡.科姆泰斯被打死在座舱里。第1大队的中校大队长赫伯特.英勒费尔德的座机同样中弹,不过他成功实施了迫降。

接着轮到了跟在后面的第3大队。首先是作为领航机的第一架Ju 88被击落,飞行员约瑟夫·海特里希少尉战死,飞机掉进被水浸没的田地里,这让另外2名受伤的机组成员活了下来。然后第2架Ju 88也被打中,3名机组成员全部死亡。

第3中队的Fw 190飞行员威廉·埃德赫然发现领航机一下子就没了,只得自己寻找目标。他所在的四机编队搜索着马尔德海姆机场,却当面错过了它。艾德后来回忆:“我们都飞在机场上空了,也没有反应过来。愚蠢的是,我们仍然要保持无线电沉默,所以彼此间没法交流。没人敢打破无线电静默,后来我更发现我的电台实际上已经坏了。”

不过终于有人打破了无线电沉默并且大喊起来:“喷火!”埃德下意识地觉得那是他的机会来了,他随即向那架英国飞机开火,并且将其击落。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苍茫天地间孑然一人。埃德注意到燃料指示灯已亮,于是准备飞回基地,这时他赫然发现附近地面停着3架四发轰炸机,这才意识到那就是马尔德海姆机场。

第1大队未能奏捷,第3大队的Bf 109表现得倒是好得多。飞行员们在马尔德海姆发现了排列成行的英国空军第349中队和第485中队的“喷火”,于是有条不紊地着手把它们消灭在地面上,一架接一架,在用完弹药前干掉了14架。许多英国飞行员穿着睡衣或者毛衣冲出营房,愤怒地用左轮手枪和步枪朝空中毫无意义地开火。

当JG 1的第1和第3大队返航时,两者都已经不复编队,要么单机往回飞,要么2~3架组成小队。归途中,有4架飞机被高射炮(这一次是盟军的)击落,1架因油尽而坠毁。

一幅表现底板行动中,德军战斗机突袭英军机场的画作。糟糕的交换比

JG 1第2大队的目标是圣丹尼斯。上午8时10分,36架 Fw 190从德罗佩机场起飞,一路平安无事地于9时30分到达目标上空。德国飞行员发现自己运气很好:机场全无防备,许多飞机静静躺在停机坪上。Fw 190迅即开火,黑烟很快笼罩圣丹尼斯机场,德国飞机继续盘旋、扫射。

然后形势就改变了。之前早些时候,数个驻圣丹尼斯的盟军中队相继出任务,现在是他们陆续返回的时间,第一个归来的是主要由波兰人组成的第308中队,打头的是瓦克劳·乔伊纳奇上尉。

他驾驶自己的“喷火”冲向Fw 190,立即开火打下1架。机场上的斯特洛贝上士观察道,“敌机被击中尾部,很大一部分脱落。飞行员失去了控制,从50米高度往下掉,先是右机翼撞到树上,然后整个撞上机场周边的一幢小屋,机身最后滑停在1架B-17之前。”

斯特洛贝继续仰望天空,“那架‘喷火’在硝烟中追击另1架德国飞机,但他身后跟着3架Fw 190。”勇敢的波兰人被击落身亡了,另一位孤独的波兰飞行员约瑟夫·斯坦诺夫斯基驾机投入了进攻,他打下2架Fw 190,然后在油尽后迫降到根特附近。

第308中队的另外10架战斗机到来了,空战开始升级。最后一位取胜的是安德列·德洛姆雷维茨少尉。他落地后报告称:“我缩短距离,用机炮和机枪同时开火,相距500米,高度600米。敌机右转,我紧跟,距离200米,持续短射,敌机机身和机翼被击中,我也差不多在那时耗尽了弹药。”

被德洛姆雷维茨击落的这名德国飞行员名叫弗里茨·霍夫曼,不过他其实并不属于第2大队,而是第1大队的一员。因为发动机问题,他的飞机推迟了10分钟起飞,他迷了路,后来就跟着第2大队一起来了。霍夫曼跳了伞,在被愤怒的比利时平民和警察痛打一顿后,成了英军的俘虏。

第2大队的麻烦远未结束。在第308中队身后,另一个中队第317中队也返回了。在一系列快速混战后,2个“喷火”中队声称一共击落了14架Fw 190,自己只损失了2架“喷火”。

总而言之,JG 1的3个大队一共折损了33架飞机和25名飞行员(其中7人被俘,其余阵亡),他们摧毁的盟军飞机数量大致和自己的损失数相当,但考虑到盟军方面仅有2名飞行员战死,对德国人而言这实在是一个糟糕的损失交换比。

Me262A-2A在技术上遥遥领先于同时代的轰炸机,可惜其服役时已到战争末期,对德国空军的帮助非常有限。KG 51轰炸机联队的Me262A-2A在1944年完成首次轰炸任务,该联队也参加了“底板行动”。精锐联队的可怕损失

和JG 1 需要对付多个目标不同,JG 2只需全力进袭圣特隆,德国人认为那里是大约130家P-47“雷电”战斗轰炸机的老巢。

在1944年12月的最后两周里,“里希特霍芬”联队完成了力量集结。第1大队有29架Fw 190D-9和6架Fw 190A-8可用;第2大队有13架Bf 109G-14和7架Bf 109K-4;第3大队实力最强,有34架Fw 190D-9、1架Fw 190A-9和5架Fw 190A-8,不过比较尴尬的是,第3大队中受过Fw 190D-9转训的飞行员只有28人。

1月1日的早晨,第1大队的35架飞机在8时过一点后起飞,前往第一个集合点:地处德国中西部的科布伦茨。第3大队从8时19分开始升空,有1架Fw 190D-9在起飞时坠毁。第2大队出发得更迟,在8时30分过后才开始从基地升空。

之后,3个大队在科布伦茨上空会合了,不过第3大队中由弗里茨·阿尔特皮特驾驶的Fw 190D-9的发动机突然起火,由于高度太低无法开伞,阿尔特皮特和他的飞机一起撞向了地面。为战斗机领航的1架Ju 88在那时返航,不久后却成了1架美国飞机的猎物,来自第10战斗机中队的约翰·金德尔中尉此前尚未“开张”,这次得以为自己那架绘着好时巧克力图案的P-47涂上了一个击落标志。

9时05分,JG 2联队到达比利时的马尔梅迪附近,机群将从那里转折飞往圣特隆,当编队齐整的80余架战斗机在300米高度上飞向目标区域时,突然遭遇了“任何飞行员此前都从未见过的”防空炮火。德军的侦察未能指明,美国第9集团军在这一带布下了密集的高射炮阵地。

美军炮手一发现庞大的战斗机编队就立即开火,给JG 2联队造成了毁灭性的后果。几十架德国战斗机被击中,飞行高度太低,几乎没有飞行员能够跳伞成功。幸存下来的飞机仍试图前往圣特隆以完成他们的任务,但没有一架飞机找准地方,个别飞机错误地攻击了阿施和奥霍温等地,受到部署在那里的高射炮和“野马”式战斗机的进一步杀伤。

当剩余的飞机从连续的劫难后开始返航时,仍然不断受到沿途防空火力的袭击,结果又有一些战斗机被击落,还有的飞机耗尽燃料而坠毁。

JG 2联队部在总结当日作战材料时简直难以下笔。第1大队损失了18架Fw 190,另有6架严重受损;第2大队有5架Bf 109被击落,另外3架受损;第3大队损失了惊人的19架Fw 190,另有3架受损。在几乎折损了一半飞机、成为当日所有德军参战联队中损失最多的联队的同时,JG 2共有23名飞行员阵亡或失踪、10人被俘、4人负伤。这样的损失,意味着JG 2在几个星期之内都别想再升空作战了。从不列颠空战的第一,到阿登战役的倒数第一,JG 2联队还真是对不住“里希特霍芬”这个响亮的名字。

责任编辑:王鑫邦

上一篇回2018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误伤·迷航·击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