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闪电”到“伟大”

文/刘杨   2018-07-10 23:09:36

编号901的F-35I正在进行测试飞行,伴飞的是一架F-16I。

尽管外界对此多有怀疑,但无论如何,美俄等国都有将新型武器迅速投放战场进行实战检验的传统,而这件事要说发生在以色列空军身上,同样有一定的道理。当年美制F-15、F-16入役以色列空军不久便被迅速投入实战。前不久,曾经亲自驾驶过F-35A战机的以色列空军司令阿米尔·埃舍尔少将就曾信心满满地表示:不用一年准备时间,F-35I 随时可以参战!这份十足的底气,完全是建立在以色列空军高效的战斗力生成和转化能力上,而这背后的最大功臣,则当属隶属于以色列空军的飞行测试中心。

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概况

众所周知,任何一个新型空中作战平台或航空武器系统在正式部署之前,都要在地面和空中进行大量的试验和验证工作,由各方工程技术人员、作战指挥人员乃至飞行员共同测试和评估其是否最终达成设计技术指标和战术要求。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又称马纳特(希伯来语“飞行测试中心”的首字母缩写),就是以色列空军中专门负责进行作战飞机的飞行与武器系统测试、机身结构改装以及航空电子设备集成的试验性单位。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承担着以军几乎所有空中作战装备从绘图板上到可交付状态之间至关重要的转换过程。

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的历史并不算长,其前身最早可以追溯到1950年3月成立的一个试飞单位。1973年赎罪日战争后,通过吸取来自战争中的经验教训,以色列空军少将本尼·佩雷德提出组建一支独立于空军作战单位之外的部门,专门负责执行空中作战系统和平台正式服役前的测试和评估任务。1974年4月1日,直接隶属于以色列空军武器与装备分部的第601试验飞行中队正式组建,其试验部门位于帕尔玛奇空军基地,试飞任务和后勤部门则放在了位于特拉维夫以南的特拉诺夫空军基地内。不久,军方人员便发现同一机构分散在不同地点运作多有不便,而且帕尔玛奇基地的跑道也太短,难以满足大量飞行试验任务的需求,于是在1978年8月两地机构实现了合并,在特拉诺夫空军基地正式成立了完整的飞行测试中心。

今天的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包括一个主要负责培训飞行员和飞行测试工程师的飞行分部、一个负责飞机维修保养的技术分部、一个航空电子系统分部以及一个由帕尔玛奇空军基地人员实际负责运行维护的无人机分部,在这里集中了以色列空军最先进的设施设备和人员力量。无论是在和平时期还是战时,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的试验任务几乎从未停歇,特别是在战况激烈之时,飞行测试中心更要在最短时间内全力分析解决来自前线的装备技术问题,这是该中心有别于其他国家空军试验部门的一大鲜明特点。

极具特色的先进空战武器摇篮

飞行测试中心在以色列空军中的地位和作用是非常关键的,各型号作战飞机在正式入列以色列空军战斗序列之前都要在这里进行周密和完善的系统化测试工作。任何装备在没有经过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的试飞员或工程技术人员之手测试、验证和评估的情况下,都是绝不可能交付以色列空军服役的。对于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而言,重要的日常工作还包括对以空军现役军机的航空电子软硬件设备进行测试升级。隶属于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的飞行测试平台主要包括:4架F-16“战隼”系列战斗机,分别为1架F-16D Block 30、1架F-16D Block 40、1架F-16I“雷暴”Block 52以及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专门为以色列特殊试验飞行任务定制的1架F-16D。此外,飞行测试中心还配备有一架编号为201的最早一批入役以色列空军的F-15I战斗机。同时,飞行测试中心还可以根据实际需要灵活调配其他空军作战单位的无人机、直升机和运输机进行支援。

在日常运作过程中,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和以色列国防工业部门的配合也十分紧密,在以色列自主设计开发的一系列极具特色的武器装备系统研制项目中,以色列飞行测试中心都有参与其中并承担重要测试任务,这其中就包括拉斐尔公司开发的“怪蛇”系列短距空空导弹、“突眼”II空对地导弹以及“斯拜斯”精确制导武器。从2016 年年中以色列空军飞行员拿到首架 F-35A“闪电”开始,飞行测试中心便着手一系列系统测试,以确保届时交付的以版F-35I战斗机可挂载使用以色列国产的“怪蛇”-5、“德比”空空导弹和新型瞄准吊舱。

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承担的职责如此重要,显然对人员的素质也要求不低。在进入飞行测试中心之前,所有以方试飞员、飞行测试工程师和导航员都要求在位于加州爱德华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试飞员学校完成一系列涉及不同机型和武器测试评估认证科目的学习和考核。而最终能够驾机升空执行试验任务的都是累积了数千小时飞行时间的老手,而且至少是少校以上军衔方能胜任。至于工程技术人员,同样要求在位于莫哈维沙漠中的美国国家试飞学校完成相关科目的学习和考核,二者的培训周期都为两年。

那么,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具体又是如何进行新机型的测试评估工作的呢?通常,某个新机型在进入以色列空军服役之前,至少要提供两架样机送交飞行测试中心进行一系列设备测试以评估其是否全面满足技术性能指标。在测试过程中,除了参与测试的飞行员外,每架样机还需配备至少两名地面人员,其一是要与航空电子领域专家密切配合、负责测试方案制定和数据收集的测试工程师,另一位是经验丰富飞行员出身、负责测试项目任务协调的测试项目主任。在进行试飞和测试任务的同时,飞行测试中心所属的大型现代化地面维护分部要负责新机型各系统部件在极端条件下的可靠性指标和养护参数的验证和评估。当然,这种模式有时也有例外——以专为以色列设计开发的F-16I“雷暴”双座多用途战斗机为例,该机几乎有四分之一的系统部件为以色列本国军工企业研制生产,如彩色座舱显示器、头盔瞄准具、新型航电设备、先进电子战系统、机载武器火控系统以及一些机体零部件。这种以色列空军极为器重的先进战斗机在2003年底开始交付时,很多技术是极为尖端和超前的,以色列军方迫切需要对其进行系统化的测试和更加贴近于以色列空军实际作战需求的改进。鉴于当时现役F-16I数量极为不足,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便从一线飞行中队调配来一架F-16C以及相应的地面人员,在此基础上仿照双座型的F-16I“雷暴”进行了大量的改装、内外部测试和改进工作。其中包括:加装相同的航空电子设备、飞控系统和保形油箱等等,几乎是等身复制了一架单座型的F-16I!正是以色列飞行测试中心这种看似权宜之计的举措,保证了在不影响一线飞行中队部署数量的情况下,又完成了对新服役的F-16I“雷暴”战斗机必要的测试改进工作,可谓精明务实。

在完成所有测试项目后,飞行测试中心还有一项重要的职责,那就是编制详尽的测试报告和程序手册,以便在未来要交付使用的作战单位中进行分发。以色列空军部队的一线飞行员还会定期参加有飞行测试中心技术人员和以色列哈泽里姆飞行学院的飞行教官参加的简报会,会上将由飞行测试中心代表对相关测试项目任务的进展和成果作简报,同时分析和重构在执行任务过程中飞机系统产生的技术问题,并给出相应的技术建议。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通常别国试飞和测试人员的整个职业生涯基本都在所属试验单位中度过,而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的试飞员在结束其主要试验任务后,一般还要回到一线飞行中队中继续服役,这是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另一大独树一帜的特点。可想而知,一旦发生战事或者有特别作战任务需要,这些技战术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将在各自的战斗岗位上发挥极为重要的中坚作用。编号201的F-15I,隶属于601中队。

1966年叛逃至以色列的伊拉克米格-21F他山之石

除了为本国空军战斗机承担飞行测试任务外,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的另一项重要使命就是对外军飞机性能进行评估。1966年8月16日,叛逃至以色列的伊拉克飞行员驾驶的一架米格-21F歼击机在以色列空军第119飞行中队的两架“幻影”III的伴随护航下,来到了空军飞行测试中心。在东西双方剑拔弩张的冷战期间,以色列因此成为那个年代第一个真正接触到当时堪称先进的米格-21歼击机的西方国家。很快地,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对这架米格-21进行了大量分析评估工作,甚至还利用这架米格-21与以色列空军飞行中的王牌飞行员进行了模拟空战对抗,所取得的技术成果和战术经验很快就被以色列飞行员用在了1967年的六日战争中,而飞机上的发动机也被拆解下来运到了美国内华达空军基地用于研究试验。

同样的机会还出现在了1989年10月11日——当时从叙利亚叛逃飞行员那里获得的一架米格-23MLD“鞭挞者”可变后掠翼战机也被送到了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这一多次在西方战机面前大显身手的明星战机也第一次毫无保留地出现在了西方世界面前,成为以色列空军的又一宝贵收获。

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苏制米格-29“支点”战斗机开始出现在西方视野中,北约情报机关很快判明这一性能不俗的对手相对于西方战机而言具备更强有力的空战优势。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通过海湾战争等机会,美国和西方国家开始更多遭遇米格-29,为了更好地研究这一特色鲜明的俄制战机,以色列军方人员通过不懈努力,终于在1997年从波兰空军租借到了3架米格-29A战斗机。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随后迅速对这批米格-29的机动性、空对地武器和空空导弹展开了详细的分析研究,形成了对俄制现代化战机和军用航空装备研究的第一手宝贵资料。

毫无疑问,在这些中东周边国家广泛装备的苏俄战机身上进行的大量分析评估工作,对于以空军乃至以色列国防军装备的发展和战略战术运用都起到了相当重要的参考作用。而这些评估工作所产出的技术情报成果,对于美国这类以色列的盟国而言,其价值同样是无可估量。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不仅要对F-35I进行系统测试,其测试结果也将用在现役三代机的改进上。结语

为了长久地保持空中技术优势,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自身近年也在进行一系列现代化升级,针对不同的任务需求开始采用更丰富的飞行测试平台,如引进C-130J和M-346承担运输机和教练机的相关测试任务。近期,以色列空军飞行测试中心还正在对包括“竞技神”1500在内的几种以军新型无人机系统进行测试。在集成了诸多以色列国产部件和武器系统的四代机F-35I加入以色列空军作战序列后,飞行测试中心不仅要持续地对F-35I进行全系统测试和评估,未来还将谋求对F-35I的航电和武器系统进行本土定制化改进。另一方面,F-35I所具备的四代机新技术,对现役以军F-16I战斗机的中期升级和改进还将起到关键作用。

有国外空军专家曾这样评价,尽管以色列空军大量装备美式战机,但通过对装备的系统研究、改进和作战使用,将美制飞机的技术性能发挥得出类拔萃,美以飞行员同时使用美制战机进行模拟对抗时,美国飞行员往往不是对手。可见,以色列飞行测试中心的重要工作和成果,对于保持以色列空军技术先进、体系完善、保障充分的区域优势而言,将具有更加深远的意义。

责任编辑:王鑫邦

上一篇回2018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从“闪电”到“伟大”